一个也不能少 -----参加历史系82一班毕业30年同学会有感

时间:2017-05-12    来源:    作者:周舸岷    责任编辑:

今年(2016)6月底,我接到一封邀请书,打开一看,是历史系821班同学到母校来召开毕业30年的同学会,邀请我参加。时间是716日下午二时,地点是老教学大楼三楼一间他们曾经上过课的教室。

我是中文系退休教师,中文系毕业生到母校来聚会倒是经常会邀请我参加,却从未接到过其他系毕业生同学会的邀请书。我想,就算中文、历史两系现在已经合并成立人文学院了,但在我退休前还是两个独立的部门。我不记得跟这个班级有过什么联系——莫不是发错了邀请对象?我打电话询问联系人杨林书校友(他毕业后曾留校工作,现在在浙江传媒大学任职)。他告诉我沒有弄错,说我曾在他们年级上过古文课,並说了一些课的内容和我教课时的某些细节。他还告诉我,除了我,他们还向另外两位教过他们课的中文系老师丁松龄和王懿发了邀请书……噢,我记起来了,我是在他们年级教过一学期古文课,但那已是30多年前的事了,因为只是偶然去教了一次,他们毕业离校后彼此也不再有什么联系,不久也就把这件事给淡忘了,不料他们倒还记得清清楚楚,这使我大为感动,这班同学真是有心呐!于是我想,虽然也许我一个也认不出他们班上来参加聚会的同学了,但凭着他们的这份真情,我一定争取参加。

集会的那天,我与人文学院退休教师,原历史系的周望森老师结伴同行,快到老教学大楼门前,一群聚集在门前的同学老远就喊了:“周望森老师、周望森老师!”。走近了,周望森老师正要向他们介绍我,有几位同学也认出我来了,说:“这不是周舸岷老师嘛!两位周老师好!” 。我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得很,我可是一个都叫不出你们的姓名来了啊!”他们紛纷说:“正常,正常!”旁边有几位同学告诉我,周老师你和中文系其他两位老师——丁松龄和王懿,都是经同学们共同回忆提出来邀请的,我们要做到凡是教过我们课的,那怕是几节课,都要邀请到,一个也不能少。我在对他们深情的邀请表示感谢同时,告诉他们,王懿老师已于前几年谢世了,不然她也会像我一样高兴的,丁松龄老师家里有病人,恐怕也来不了了。

座谈会开得既热列又紧凑,同学们挨个简单介绍了自己这些年来的行踪和对母校、母校师长们的思念之情。老师们则在参与跟他们共同回忆的同时,祝福他们家庭和美事业有更好的发展。大家在谈到到何时再回到母校来聚会时,有的说十年以后,有的说二十年以后再来。当有同学提出三十年以后还来时,大家都笑了:这有可能吗?这时候我说了:一切都有可能,这次学校举办建校60周年校庆,就有1956年入学,年逾八旬,从山东、江苏以及本省各地赶来祝贺母校建校60周年大庆和看望他们老师的八位校友……

从事教学多年的老师们,接触过的学生成千上万,虽然不可能都经常保持联系,但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会在学生们的心里留下深刻而不可磨灭的印象,可见作为教师“为人师表”是多么的重要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