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学点“细艺”

时间:2017-03-01    来源:    作者:周添成    责任编辑:

什么是“细艺”?一种小小的兴趣,就是“细艺”。“细艺”这个词儿很时尚,很传神。20多年前,我退休那会儿,还没有这个词儿,只是有朋友劝我要培养兴趣,我听了,结果我的退休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今天,我以校友的名义,劝那些即将退休的校友学点“细艺”。


做人不怕忙碌,只怕无聊。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例子:一个农民的文字,刻苦学习,考上大学,大学毕业,找到一份工作,成家立业,经过几年拼搏,积攒了点钱,好不容易在城里购置一套房子,他很有孝心,打算把在农村辛苦了一辈子的老爸老妈接到城里来一起居住,让他们过清闲的生活,可是他的老爸老妈却死活不干,就是怕无聊。再看看我们这些在职场奋斗了几十年的人,退休前,不论干什么活,忙忙碌碌,日子很好过,一旦退休,放下手中的活,居家赋闲,无所事事,便受“度日如年”的煎熬,十分难受。记得曾任浙师大党委书记的省体育局原局长陈培德同志,前年在《浙江老年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做《自由的烦恼》,文章大意是说:在职时,因为责任在肩,身不由己,不自由,但是退下来以后,卸了肩上的担子,由于心态没有调整好,生活没有安排好,也会带来“自由的烦恼”。我有过“自由的烦恼”,不过,我烦恼的程度可能比别人的轻一些,究其原因有二,一时我有一个过渡期,1994年我60周岁,从原省侨办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但我所担任的省政协委员尚未届满,因此延迟到1998年才办退休,这样我有4年的过渡期,可以慢慢调整心态去适应以后的退休生活;二、我没有闲着,听从一些离退休老同志的劝告与鼓励,学点“细艺”,比如到附近的老年活动场所——“苍松圈”活动,学习跳交际舞,愉悦心情,增强体魄,当然让我“老有所乐”的还是读书与爬格子。在职时,公务经身,想读点书写点东西,职能忙里偷闲或挑灯夜战,现在自由了,可以随心所欲了。


细艺”要靠培养,但培养“细艺”不要太费时间,也不要太费神,行其所欲行,止其所欲止,没有目的,没有野心,无关宏旨,有益身心。这样的要求,应该比较容易做到。至于像浙师大原校长、骆宾王研究专家骆祥发同志退而不休,还那么有雄心,有规划的完成一部又一部著作,已经不是“细艺”,而是“大工程”,对此,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及。我退休快20年了,一直玩的是“细艺”。我认为人生路上,有顺境也有逆境,但不论处于什么情况,都要开开心心过日子。而要开心过日子,就得学点“细艺”,有“细艺”才会有“开心”。我看自己喜欢看的书,多数时候,一杯茶,一本书,在清风中翻园,悠哉闹哉。我写的东西很杂,有散文、诗词,更多的是随笔与杂文,但都是雕虫小技,不能登大雅之堂,所以有人劝我总结出书,我都没有接受,因为我知道我那些东西经不起推敲,勉强花钱出版,难免有被当作废纸出售的命运,何苦嘞。有些老朋友老同事出书,要我为其作序,我都欣然应诺,只要他们高兴就好。“细艺”有千种万种,比如书法、画画、摄影、剪纸、养鸟、种花、唱歌、旅游,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我说“细艺”像是工作,又像是休闲,我们要以工作的态度去休闲。


其实,人的一生都应该有“细艺”,不必等到退休后。

                                                                                                             周添成

(作者曾任我校金华分校外语科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