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确实是一门艺术

时间:2017-02-28    来源:    作者:周添成    责任编辑:

 有人说,谁肚子里有货,谁就会教好书。依我看来,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常言道,教师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首先要有一桶水,也就是说,当老师的肚子货要足,有真才实学。但是,老师有学问而不讲究教学法,照样教不好书。积25年的教学经验,我得出的结论是:教书确实是一门艺术,我们必须好好学习。

在教学领域里,各门学科都有其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在大学时,我念的是历史,本来有一门“历史教学法”要修,却因为政治运动(反右斗争)被挤掉,可惜啊!我教过中学的历史、语文和外语(英语和俄语)与专科部的英语,在边教边学边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整理一套合适文科教学的方法,它们是:

一、吃透教材,脱稿讲授,活泼生动。教师要有事业心,对学生要高度负责,把课堂当作战场,不打无准备的仗,力求每仗必胜。这就要求教师反复钻研教材,吃透教材,找出课文的重点、难点以及上下课文的关联与学习该课文的意义。在深入钻研的基础上,认真写好教案,做到胸有成竹。上课前要争取时间预讲,上课时争取脱稿讲授,发挥自如,活泼生动,这样的课才算成功的课。20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去做,比如在英语语音备课时,我反复听英语语音教学唱片,对着镜子矫正自己的口型,争取教给学生相对准确的语音。

二、结合课文,讲述故事,易懂易记。这一招对文科教学很灵。学生不论低年级还是高年级,都喜欢听故事。针对这一特点,我平时注意搜集历史故事、典故、谚语、格言、俗语,存以备用。上课时,结合课文,穿插引用,学生很欢迎。比如上语文讲到“罄竹难书”时,我再三强调它是贬义词,还是有学生用错,后来我讲了它的出处,他们就记住了。在上历史课时,我讲了清朝统治者强制汉人剃发留小辫子的政策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几十年后,当年听过我课的学生,如今记忆犹新,津津乐道。

三、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事半功倍。想让学生学得活,教师首先更要教得活。教师要教得活,思路要开阔,而思路要开阔,就必须多读书,多关心社会,多理解教材,从而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是最佳的也是最难达到要求的教学法。我在教学实践中,尝试过,比如1979年,我给专科部政教科一年级学生上公共外语时,运用得比较好。这批学生多是“老三届”,他们下乡进工厂过,读过多年的英语,有较丰富的社会经验。我在教英文26个字母时,讲了26个字母的来源及其演变过程,教他们练习各种连体字母的艺术写法,告诉他们ABC连起来,可以解释为“入门”、“初步”,等等这样的教学,让学生增长了很多知识,颇受学生欢迎。

四、课堂讨论,思想交锋,巩固战果。每教完一个单元,或者遇上有讨论价值的议题,我都会组织课堂讨论。课堂讨论,是一种很好的教学法,它既可让学生自由表达学生的想法,又可以锻炼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文革以后,我教一个高中班的语文,有一回我出一个作文题《我的理想》,结果十有八九的同学都说自己将要当农民或工人,我知道这不是他们的真心话,于是我利用作文分析课展开课堂辩论,辩题就是“当农民(或工人)是远大理想吗?”,把全班学生分成两组,一组是正方,另一组是反方,双方进行思想交锋,争得面红耳赤,辩论结果反方获胜,学生大呼过瘾。

五、多点鼓励,少点批评,效果更佳。教师对学生要严格,对学生的缺点和错误要批评。但是,教师更应该多发现学生长处和优点,多点鼓励表扬,少点批评指责,这样教育效果会更加。比如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游埠中学教英语时,我发现来自农村的学生怕学英语,不敢开口朗读,我除了指出他们的问题外,着重找好的苗子作典型,在班上表扬,效果很好。有一个学生每天早自修时能开口大声朗读课文,背诵单词,我号召班上同学向他学习,结果他写的更起劲,高考考上杭大外语系,毕业后分配江西,当上江西省外侨办副主任,以后又当上江西省经贸厅正厅级巡视员。当时在他的带动下,很多同学高考英语成绩都考得不错。

                                                                                                                                                                                                                                                                               

                                                                                                                                                                                                   周添成

                                                                         (作者曾任我校金华分校外语科副主任)